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法证先锋2的剧情简介。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10-06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重案组与鉴证科众好友在野战场打Wargame期间,突然有人通报场内有人中枪死去。众人立即出动,梁小柔与下属表露身分封锁现场,法医古泽琛检查中枪倒地的人士,发现他已因大量出血死亡;高彦博则与同事开始搜集证据。调查时竟在场的另一处发现有小丑打扮的人中枪昏迷。博留意到乌蝇不寻常地成群飞往远处,追查下发现竟有人死在捕兽笼中。此时毒品调查科的高级督察马英出现,指死者正鸿与大规模毒品交易案有关。中枪昏迷的伤者叶志文苏醒过来,更证实与中枪死者陈子成不认识。琛与林汀汀佳期将至,琛更用各种方法讨汀欢心。柔查询正鸿工作上的事项,却被富豪戴贵抢白一番。马帼英突然出现,更阻止柔拘捕贵归案。

  柔收到鉴证科来电,说正鸿家中发现的棒球棍上有英的指纹,柔拘捕英指她杀死正鸿。博看到汀与小刚等人玩高频铃声游戏,令他联想到有证人在案发场曾听到高频声音产生耳鸣一事琛推测声音来自狗笛;博因此寻获改装过的凶枪。最终鉴证科证实了弹头带有的物质,成功将凶手拘捕;但凶手却只承认杀死野战场内其中一人。小刚通知柔正鸿身上另一组血是属于艇仔东,但英捷足先登,从东口中知鸿之死可能与另一毒品拆家石头勇有关。琛突然收到包裹及恐吓留言。贵在会所遭杀手放置手榴弹,一名青年杨逸升出现及时阻止爆炸。

  警方赶到,博见升十分冷静,极欣赏他的胆识。该年轻人杨升安全地引爆炸弹,琛见此也松了一口气,因二人是多年好友。汀见琛不停地为自己制造惊喜,决心努力学煲汤水答谢他,更在柔面前大赞未婚夫的浪漫。博约柔到餐厅吃饭,柔以为博会向自己求婚可惜只是误会一场。英到猩猩吧调查,得知最近有大学生因服食正鸿所卖的丸仔而失控,冲出马路被撞死。英离开时发现有人路祭,觉该人甚眼熟。博取得凶案当天的雨量分布图,证明志文说谎。英要求跟柔等人听取志文之口供;此时博赶至说另有内情。

  英见正鸿的死已水落石出,找柔帮忙买新的棒球棍,代正鸿送给儿子作生日礼物。琛找升陪同买水晶石贴上运动鞋送予汀,却发现纹身贴纸,联想可找纹身师九纹龙查问有关炸弹杀手手上纹身图案之事;最终二人合力将炸弹杀手绳之于法。英收到线报贵将作毒品交易,欲跟踪贵,但遭妙娜无意中破坏。贵顺利交收毒品,更在英面前耀武扬威一番。博与英追查由印度尼西亚来港的货柜,英顺利在元朗大破贵筹划的毒品交易;当贵逃走时遇上汀与柔,而混乱中汀发现贵的房车底装有炸弹。炸弹爆炸时汀走避不及,琛赶至发现未婚妻倒在地上……

  汀、柔紧急送至医院抢救,柔受伤昏迷,汀却已返魂无术。英立功与母丽玲相约父亲一同庆祝,却被绮芬捣乱当场,弄至不欢而散。琛深夜到婚纱店看他自己与汀的之结婚照,终决心要为汀讨回公道。鉴证科经调查后,怀疑凶徒以手提遥控引爆炸弹。博从爆炸组得知可从炸弹的电池上搜集凶徒的指纹。博在离开时遇上升,升向博提出欲加入法证科工作。柔突然苏醒,得知自己伤势严重,情绪低落。英被调到重案组工作,雄等大感不满。沛沛与立仁从美国回港参加汀的丧礼,博安慰沛,却被仁误会二人旧情复炽,回家后怒打沛至流血。

  仁冲动过后感后悔,求沛原谅自己。柔心急做听力测试,发现其中一只耳朵损害严重不能复原。升正到法证部工作,博在证物上找不到完整的指纹,升提出只有较大面积的电池碎片上才有机会发现指纹,更想起电池碎片有可能在一小女孩的毛公仔上,终出疑凶王彪。英等人到彪家搜查,却发现他已死在浴缸内。英从彪身边的人展开调查,发现啤酒妺玉娇有可疑,要雄等跟踪她。沛与仁到医院探望柔,仁见博触碰沛之肩膊时,又再情绪激动。琛突然收到来电请他去吃蟹宴,原来是汀生前预订。英追踪到有从公众电话亭打出的电话,怀疑是勇打给娇。

  英成功拘捕勇,娇怕自己坐监,说出勇是杀人凶手。勇否认杀人反指娇诬告自己,琛及时赶到拿出牙齿倒模,证实谁是凶手。琛与升在枪会中偶遇英,英匆忙间遗失了重要的笔筒,却被升在垃圾筒旁找到。博接柔出院,遇上沛与仁去看病;仁看到博触碰沛时按捺不住出手打博。仁经检查后证实脑内有肿瘤,因此令情绪失控。柔出院后闹情绪,博送上早前预备的戒指求婚。柔认为博是同情自己而拒绝。沛决心与仁共同面对疾病,仁却变得情绪低落。沛突然收到仁的短讯大感不安,未几即收到消息指仁堕楼身亡;琛却发现可能是他杀。

  琛提议由重案组接手调查仁死亡的真相;升在现场拾获仁的银包,发现证件及现金全被取走。博知沛不如英想象般坚强,劝英代为安慰她。琛在仁胃内发现汤圆残渣及指甲内藏有少量暗疮膏。柔终接受现实,重新收拾心情与博共晋晚餐,令他放下心头大石。柔回重案组,知道众人对英偏见未解,欲助她解困局。英锁定案发现场附近的糖水店可能找到凶手,雄果然在闭路电视看到仁死前曾光顾,更有两男子尾随仁离开糖水店。升检验其中一人留下东西,证实是暗疮膏,更显示出凶手是一个有暗疮及脱发的成年人;英迅速地捸捕凶手。

  沛见仁之死已水落石出,决定回美国生活。娜向升与琛说将调任到西九龙警区工作,可与英拉近距离。娜上班第一天,便拿秀娟制作的拿破仑蛋糕到重案组作见面礼。英出外到到娜家拿取外卖小菜时遇上了升;升自动请缨为英将食物送到车上。二人巧遇芬,英无心之失令芬跌破水晶摆设,芬借机大骂英。柔转调到刑事纪录科工作,博为鼓励她特送花给柔作贺礼。有交通意外发生,博到现场搜证;博无意中听到货车司机建安的口供,与现场证据有所出入。建安指货车没有超速,更曾响号示警,但女途人没有避开。博从报告中怀疑有人作假口供。

  博根据货车司机两父子的口供,猜想死者死前听不到货车的响号声。琛运用死者伤口证据,再配以计算机制作出模疑片段,终得知真相。芬到西饼店买蛋糕,因纸币真假而与店员起争执,雄欲调停,却被芬诬告他说粗话,更到警察投诉科投诉他。因雄对英有偏见,认定她不会帮助自己。雄在柔面前发泄不满,尽说英的不是,谁知英主动找投诉科为雄求情。英为雄的事到饼店调查时却遇上柔。英从买西饼的母子口中知道雄并没有说粗话。柔与英更因此事成为朋友。雄回办公室对英态度改变,众同事大感奇怪。配水库发现骸骨,博等人检证后发现死者死去已超过十年;琛把死者牙齿及头骨倒模并合,发现与十年前认识的黑帮老大十分相似。

  法证科查出配水库死者是琛与升十年前认识的丧狗;英得悉狗死前曾被殴打,因此琛与升均有杀人的嫌疑。琛突然收到一个名为「Witness」的勒索电邮,更附有当年琛与升打狗的照片。琛与英安排交钱当日拘捕犯人,成功找出犯人冯添;他原来是狗太太杨凤请的私家侦探。添证实当年升与琛并无杀死狗,但亦否认自己杀死他。柔向英提供数据,指狗与王德培应同是火龙拳馆的会员。玲回家知升与琛熟稔,表示自己是琛的书迷,想请琛回家吃饭。英大方地邀约众同事到家开大食会;众人高兴之际,玲突然感到不适。芬亦因儿子国宏的酒楼被查封而到英家大吵大闹。

  玲送院证实只是食物中毒,英松一口气。涛回家责怪宏没有牌照就经营食肆,芬代子出头反指玲博涛同情。英查出培另开拳馆遂上门调查,英见拳馆女职员态度慌张,凭手上特征知道她是狗太太凤。凤指出狗当曾因淫人妻而收恐吓信,更将收藏起的相片与恐吓信交予警方。英把复修的相片交给添认证,他指出是狗常到的时钟酒店;英调查时更找到当年的烟灰缸,把它交给法证科查验。博发现烟灰缸原来是写书法时常用工具。英从上面的刻字在网上查到「妙云工作坊」;她发现工作坊的主持人妙云是与狗到宾馆的人。

  博把恐吓信与云的丈夫志辉所写的书法对比字迹,发现是同一人,英因此把辉扣查。辉终说出秘密,但过分激动而要送院。博见柔为小刚学拳击一事在网上找资料,无意中发现狗在网上的拳击比赛片段。博得知拳赛是狗死前一天,而狗更被对手打脱了一只牙。博最终查得杀狗的人应与他有血源关系;英从凤得悉狗并没有子女。辉证实患上旱见疾病,云要儿子正基到医院检查,正基豫疑。英推测基可能是狗之子,云极力否认。琛找出基的小臼齿与狗倒模的小臼齿是一样;基惟有说出当年遇见狗的经过。

  重案组连破多件大案,众人均欲轻松一番;英决定出钱请众人去烧烤。英找琛查询数据,见他带着水晶波鞋锁匙扣,琛坦言是汀汀为他所制。英到书店买书时,不其然勾起伤心往事,却被升遇见。废屋中发现女尸,经法证及琛的初步估计,死者王妙嫦是伤残人士,更发现全身有被虐打的痕迹。博等从轮上及衣物上发现一些拜神用的衣纸、香灰等物质。两老不断柔与向二人催婚,博再乘机求婚,柔终答应。康与心怡到案现场调查,查问路过的小女孩时得知附近有佛堂;而康更发现可疑男子邓吉,将他带回警署问话。

  柔查看女伤者时却遭凶徒从后袭击,鉴证人员在后巷发现指纹及掌印,升亦发现衣物纤维。雄查出死者美琪是聋哑人士,死前曾到发型屋剪发。雄查问当日为琪剪发的Ricky却一无所获。英带柔到案发现场重组案情,柔记起凶手的说话与特征。英推断凶手对伤残人士特别憎恨,亦可能是理发师。英再次探望柔却巧遇升;升趁机邀约英去音乐会。英在街上被人抢劫,虽及时拘捕犯人,但发现遗失了心爱的原子笔。琛见英闷闷不乐加以开解,英说出当年自己刻骨铭心的一段情。升致电给琛问餐厅资料,琛无意中发现英的笔在他的坐驾内。

  琛赶回警局找英时,看见升与英同行,知升欲追求英。晨运人士在码头发现尸体,琛证实死者何广福是被人后割喉失血致死。法证在死者身上亦找到紫色纤维,更查出皮屑的DNA是与杀琪的凶手相同。博被酒吧内电话玲声惊醒,发现众人可能把调查方向弄错,要求复检证物。雄等人接获通知到一中药医治头皮的诊所调查,英从推测到凶手可能是诊所职员。英到疑犯耀忠家搜查,雄在屋内更寻获一对母子假人,英认定忠可能是变态杀手。英拘捕忠,但他却不肯说话;雄调查后得悉忠在短时间内丧失妻女,更成功找出令他开口作供的方法。

  柔因变态杀手一事想推迟婚期到外国读犯罪心理学;博得悉柔心意后表示支持。众人为柔欢送道别,令她感动不已。娜与怡逛商场时遇上名歌星郭晓琳举行义卖,娜大破悭囊买下颈链找琳签名,琳送上演唱会门票作为答谢,两人大赞琳有爱心。琳从村屋走出,满头鲜血受伤倒地。英等奉命调查此案,博亦到现场搜证。博从鞋印推断案发时有人从后追赶琳。淑媛发现屋内有染血的玻璃碎片,更不小心把其中一块割伤雄的手。英到医院查问琳,发觉琳的经埋人手上有伤口,说话间更有所隐瞒。博等发现血液样本中其中一组有异常反应。

  淑媛说出雄曾被玻璃割伤之事,更通知他验血;雄发现初检结果无事时松了一口气,但被通知要在三个月后复检,心情即跌至谷底。娜将娱乐杂志给英看,证实经理人Jackie曾以短讯恐吓琳。Jackie指琳因出卖他才会发恐吓短讯。博从证据中发现琳隐瞒了很多事情。秀娟在海味店遇上丽玲,丽玲得知她是升的姑姐,相邀一同回家吃饭,丽玲更教升追求英。娜自从知道琳并不是她所想般善良,连有她的签名首饰盒也放弃;升看到琳写在盒上的字迹与乐谱不同,深感奇怪。英到医院找琳,遇上家乐送曲谱给琳,琳怕英知真相,竟说不欲追究事件。

  琳见记者拍下她与英针锋相对的照片,对英更加不满,拒绝将受伤的实情说出。雄等人查出琳与乐其实早在歌唱比赛中认识;英向乐问话,乐怕琳会再被凶徒袭击,只好说出琳之目的。升约友人北上打高尔夫球时,英来电相约看话剧,升一口答应。但升遇上玲要回广州,却发现她不适,决定陪她到广州。升与玲回港时升更因救玲而弄伤手。玲通知英到医院,升亦借机向英表白爱意。博见升跪在地上的姿势,终明白琳家地毯上的印记是怎样造成。博与琛通知英有新发现;升认出疑犯是在灭虫公司工作,众人找她协助调查,终于得出一切真相。

  琳醉酒驾驶遇上意外被送医院,博开解琳令她改过自新;乐到医院邀她一起同往台湾发展。雄见媛送花又礼送物,怀疑媛喜欢了自己。宏的酒楼得新合作伙伴志伟的帮助,生意日渐上轨道;酒楼部长广昌不慎弄污芬,芬竟要宏把他辞掉。宏到酒仓试酒时遭人绑架。芬接获电话要求三千万赎金,涛提议报警,芬反对到保险箱拿首饰变卖。芬离开银行时被人拖入后巷毒打,幸遇上伟。芬回家见丈夫已通知英等人。绑匪致电安排交赎金,英安排偷听器。绑匪指示涛跳入水中取电话,欲摆脱英追踪;为救儿子涛不惜按绑匪要求撞车受伤。118挂脾平特报照片中她戴着墨镜,

  升送英回家时,英终承受不了压力与疲累而伏在升怀内哭泣。为不想母亲担心,没有向玲说出涛入院。升从证物中验出有火锅料的成分,博及琛到火锅店查探。博扣留泊车人创业问话,知他曾为抽水哥偷车。木屋发现尸体,警察证实死者为郑军,博怀疑与宏被绑架案有关。英收到博的消息后,要同僚尽快找出另一疑犯大佬昌。英终找出大佬昌,原来就是部长昌;昌承认找人毒打芬,但没有绑架宏。昌更指酒楼的猪肉供货商也曾与芬发生争执。英与博再到酒楼查问,博发现伟竟以宏的办公室接见他们,更发现他私自拆阅给宏的包裹。

  英赶往医院欲向芬作忠告时,伟却出现。英怕打草惊蛇,只好要怡看顾芬。绑匪把宏的手指切下送给芬,英要求验证但芬不肯交出;英坚持这样才能证明宏的生死。博与琛证实宏的手指是在活人手上切下的,更在手指上发现一些物质。博指手指上发现的油漆,是从外国进口的产品。涛心脏病发,英要医生安排她验血,升提议英通知玲。芬突然胃痛,玲要怡代她往买鲜奶止胃痛,但怡回来时却只见玲一人。原来伟已带芬往银行提款,更按绑匪要求带她去交赎金救宏。英派伟胜等人到货仓救宏,自己则赶往找芬,可惜她却只听从伟的指示行动。

  芬终放下成见向玲示好,终承认玲与英身分。住宅大厦发生爆窃案,看更奇叔被人打至重伤送院。博调查时在衣柜中找出一晕倒小孩。少妇燕琼回家,发现金表与现金均被偷去。琼见前夫忠泰出现,指他是贼,泰反指琼偷走其金表。博证实门有被铁笔撬过的痕迹,而警方亦从泰身上查获铁笔。琼落口供时说出曾遗失匙包,更留下儿子独自在家,而自己则上深圳按摩。泰指琼到他家拿锁匙,更不问自取他的金表,所以才上琼家找晦气。升与琛一起到球场回忆儿时片段;但琛在早上发现遗失了汀送他的波鞋锁匙扣。

  博化验水中有护肤品物质,英记起琼男友浩南是护肤品推销员,逐怀疑他有犯案。英带南录口供,但他却拿出证据证明自己不是窃匪。警方收到奇死去的消息,伤人案顿成凶杀案。莫又再指管理处遭人爆窃,博发现有人把闭路电视位置转动过,因此看不到是谁所为。升搜集到耳穴治疗用品,博见看更福有耳穴贴,福否认犯案更表示耳穴贴是球叔介绍他用,英到球家查问。球叔承认爆窃管理处,英按球叔指示寻获铁笔,升在铁笔上发现血迹;验证后发现是杀害奇的凶器。球叔因此被控爆窃及杀人,但英知球是个老好人,没有行凶动机

  展开全部法证部高级化验师高彦博为人博学、冷静、机智,贯彻“毋枉毋纵”的法证精神,带领法证部与警方合作侦破无数案件,不过罪犯手法愈趋高智慧、狡猾,法证部亦要不断精进,务求更科学化、更巧妙、更有效率地找出案件真相,所以法证人员的工作也见日益繁重。非常法医古泽琛,亦是著名推理小说家,曾经因应其小说而牵引出几件曲折离奇的案件。他藉着解剖尸体和活体取证,为死者或受害人说话,把罪案的真相呈现眼前... 泽琛和法证部政府化验所技术员林汀汀共同经历了一段起伏的感情路,终于开花结果。身边所有人都为他俩而高兴、祝福。然而,正当泽琛和汀汀筹备婚礼之际,另一边厢的彦博和西九龙重案组督察梁小柔的一段感情,却因为彦博的理性而显得平淡,小柔其实亦羡慕泽琛和汀汀的浪漫和激情,虽然知道彦博是用情专一的男人,但也不禁有患得患失之感。

  一宗牵涉国际毒贩的凶杀案,把毒品调查科高级督察马帼英介入彦博、泽琛和小柔的合作关系当中。

  帼英领导毒品调查科两年,是警队中出色的破案高手。小柔办案勇猛过人,每每身先士卒,帼英却属于智慧型审讯高手,每逢审问疑犯前,均会先掌握案情关键,再逼问犯人,令其供出真相。帼英审问手法灵活多变,更会亲自模拟凶案现场环境,以求勾起受害者的记忆,从中找出破案线索。两帮毒贩为了利益而互相厮杀,甚至以炸弹来对付仇家,在一次手榴弹袭击事件中,幸得泽琛少年时代的好友杨逸升的偶然出现,化解了一场危机。逸升原来是英国回来的拆弹专家,处事镇定,能承受生死一线的压力,并且曾修读有关毛发研究及血液分析的课程,极有法证触觉。彦博初认识逸升,便认为是个人才,有心吸纳逸升成为法证部一员猛将。而逸升亦屡次见识到彦博利用法证方法与科技于侦破案件的力量,深表佩服,与彦博惺惺相惜。泽琛和汀汀的婚期迫近,二人满怀兴奋地迎接着大囍日子,没想到,毒贩间的炸弹袭击却摧毁了他们的美梦,也毁掉了小柔的未来。一声爆炸的巨响,令到汀汀当场炸死,小柔重伤。小柔的右耳被震得失聪、右手神经受损,无奈从重案组的火线上退了下来。汀汀的死带给泽琛极大的伤痛,良久不能平伏。事件也令彦博更加珍惜和小柔的缘份,但小柔一直觉得自己付出的感情较彦博多,及后彦博向小柔求婚,小柔已分不清彦博对自己是出于道义、责任还是真爱,对工作及感情均失去自信。为了不让汀汀白死,为了不让犯罪者逍遥法外,彦博、逸升和泽琛誓要不惜任何代价,把杀人者绳之于法!小柔受重伤后,帼英取代小柔的职务,带领重案组追缉凶徒。但帼英的作风令重案组内沈雄、凌心怡等人大为不满,处处与帼英起冲突。以逸升对炸弹的熟悉、泽琛从尸体上取得的答案、彦博从法证上取得的证据,再加上帼英锲而不舍的调查,杀害汀汀的凶徒终于难逃法网。而泽琛也终于能从阴霾的日子中走出来,重新振作,为了汀汀,坚强地活下去。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stpitn.com All Rights Reserved.